你就是上戏——黄昌勇院长在上海戏剧学院2017届毕业典礼上的演讲

发布者:党办院办发布时间:2017-06-24浏览次数:10

 
你就是上戏
——上海戏剧学院2017届毕业典礼上的演讲
上海戏剧学院院长  黄昌勇
2017623
亲爱的2017届的同学们,尊敬的各位家长、各位老师、朋友们:
大家好!
今天是上海戏剧学院2017届学生毕业庆典。我首先代表学校向各位毕业生,致以热烈的祝贺和衷心的祝福!祝贺同学们圆满完成学业。我还要感谢全体毕业生的家长,感谢你们选择了上戏,与我们一起陪伴同学们成长;我还要感谢全体教职员工辛勤的工作。同学们,在上戏的生活和学习,你们的机体内早已流淌着上戏的血液,你们的品格里,早已铺就了上戏的底色。我们今年毕业庆典的主题词:“你就是上戏”,我们相信,精彩只差时间,母校时刻准备着为你们点赞。
今天是欢庆的时刻。但我首先想到的却是,还有当年与我们一同走进校园的同学,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如期毕业、有的不能取得学位。这当然是一件遗憾的事,但我想对这些同学说,大学只是人生过程中的一段旅程,人生真正的考试,可能从来都不是在学校。我们今后的路很长,我们把挫折、把逆境、把教训转化为人生宝贵的财富,抬起头看远方,梦想,同样高远;人生,一样多彩。我想说,你们,永远是上戏大家庭中的一员。
今天也是分别的时刻。有很多话想和大家说,但我不想在这里给你们一大堆嘱咐,更不想在这里给你们一些面对未来的空虚教诲。真正的现代大学,教师和学生的关系,应该重新定位和思考。几天前,在学校学位委员会会议上,我提议,我们的老师和管理人员,以后要改变对学生的称呼,在上戏,我们习惯称你们为“孩子”,这当然是上戏家园精神的体现,但如果我们把已经成人的大学生总是称为“孩子”,理性上就意味着学生自主和独立意识还没有建立,教师仍然是高高在上的教育者和启蒙者的角色,如果教育者和被教育者没有建立平等的关系,不能做到教学相长,现代大学的意识将永远远离我们。
前天晚上,我们参加了一年一度的毕业晚会,在此前,学校也召开了两次毕业生座谈会。毕业了,你们留念,你们不想离开,你们表达感谢,表达感恩,其实对学校未来发展最重要的是,你们给出真诚精到的建议,它会推进学校的改革与创新,它会有益于你们后面的师弟师妹。前晚的整个节目中,穿插了同学们临行前对母校善意的批评,表演系毕业生每人对学校提出了一个要求,大部分都值得学校马上整改。有位同学在座谈会上说,四年,我只会三个节目,从校内到校外,获得各种大奖,但我只会这三个节目。我分明看得出,这位同学的无助和渴望,她想要学到更多、学到更多的创造和能力。
今天,在这样一个喧嚣的都市,在这样一个加长版的梅雨季节,在这样一个即将分别的时刻。我只想与大家谈一些我个人的心得,与大家交流。
刚刚结束的教育部本科教学审核评估,在审核评估后的反馈大会上,一位评估专家的意见深深地刺痛了我们。他调阅了我校图书馆近三年来学生图书借阅情况,这个数字让我们非常汗颜,我们绝大部分同学没有从图书馆借阅过图书。戏文系丁罗男教授在他的微信里对此表示震惊!因为曾经的上戏,学生外借图书的数量是要限制的。但同学们不必吃惊,我又调查了全校教职工2016年在图书馆的借阅量,数据同样令人难堪。互联网时代,阅读的路径已经多种多样,图书馆借书已经不是唯一选择。但这个数字确实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我们整个学校阅读量严重不足。
不知道是谁说过这样一句话:“大学还在,读书的人却没了”。虽然夸张,但反映了我们这样一个消费主义盛行的互联时代,人类文明递进的艰难处境。
纸质阅读与电子阅读的区别就在于深度阅读和碎片化阅读,深度阅读是学术养成的前提,获得的是内在的知识、思维和思想、能力,碎片化获得的更多是信息,最终停留在消费。深度阅读温暖我们的人生,浅阅读消耗我们的生命。阅读是人的本质,大学更是人一生难得的深度阅读的最佳时光。
图书馆是一个多么好的地方,博尔赫斯说,他心里一直都在暗暗设想,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上戏校园最缺的是少了一爿书店,我一直以此为憾!上戏的图书馆小了点,空间和服务都有不少要改进的地方,我想象,学校图书馆每天都应该有川流不息的师生,每天都有众多在那里静静阅读、窃窃私语、互相切磋的学子。
有同学说,艺术专业,知识和能力更多是从实践中得来;也有同学说,每天从早到晚的训练课,哪里有精力和时间来读书。其实,这可能都是美丽的借口。实践脱离了阅读,就会变得危险,因为你所有的标准就是老师,我们向老师学习的不是模仿而是超越。创新需要继承,但继承是为了更好的创新,而不是简单的越像越好。别林斯基有一句名言,学生如果把先生当作一个范本,而不是一个敌手,他就永远不能青出于蓝。如果把老师当作一个教材,那你不能只读这一本书。
在我漫长的求学时代,我与书籍为伍,工作后尤其担任管理职务后,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知道很多好书却无时间去接触。到目前为止,不少学生、朋友对我不满的一件事,就是我还没有使用微信,其实我的用意就是想把每天停留在微信上的时间用于纸质的阅读。
读书的高境界还在于以非功利的心态去读“无用”的书,罗曼·罗兰说:“从来没有人为了读书而读书,只有在书中读自己,在书中发现自己,或检查自己。”凡有所学,皆成性格。当然,我们不必遗憾,读书是人一生的事儿,也同时成就我们的一生。
上戏作为全国第一方阵的艺术院校,它的基因里本身就带着非常耀眼的光芒,注定了你成为上戏人,就有了为社会大众关注的资本。相信很多同学都是带着梦想来到上戏,但是理想和现实一定有着不小的距离。今年上戏本科毕业生和研究生毕业生一共有611人,截止到今天,签约的同学还不过半,不少同学还要为谋求一份理想的工作岗位继续奔忙。有一个稳定的工作岗位,或者去创业,或者去飘着,或者转行,与我们当年的梦想是否有些远?
的确,我们在在校园伊甸园里悉心呵护的艺术理想在社会大风大浪中太容易被击得粉碎,有的同学可能屈从于世俗,追求名利;有的同学不忘初心,坚持梦想;有的同学告别了艺术,另起炉灶。有的同学会大红大紫,名扬天下,有的可能在平凡的工作中默默无闻。
我们该如何看待?
在座的各位,你们觉得在艺术的境界里有没有成功两个字,大家都看到过红楼前的熊佛西老校长那段广为人知的话语,很多上戏人都倒背如流。“培养人才的目标,我以为,首先应该注重人格的陶铸,使每个戏剧青年都有健全的人格,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人。上戏的人才培养目标是培养“至善至美”的专业艺术人才。我们从中能够深刻感受到的恰恰是陶铸人格、以德为先的艺术境界。
要达到一定的艺术境界并不容易,因为艺术是塑造人心的工程,无法在短时间内做出成功与否的评价,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学艺就是一场修行。我觉得可能要达到四个逐渐递进的层次:传播知识、艺术创造、发扬道德、传递价值。前两个层次比较容易有,但后两个层次却很难得。
今年,我们与中国国家话剧院联合出品、田沁鑫编剧并执导的“青春版”话剧《狂飙》已经在上海和北京完成两轮巡演,演出结束后掌声经久不息,演员一次又一次虔诚鞠躬,观众的掌声是为了充满电影手法的视觉效果吗?是为了感人心魂的音乐吗?不,这些都不是,而是为了感谢演员们让人物的灵魂在舞台重生,展示一个话剧人在艺术与人生、社会、爱情、政治冲突中的抉择,让观众追溯话剧百年的精神传承和主人公浓烈的家国情怀。这部戏是成功的,但从价值观影响上,这部戏对我们思想的涤荡和启发却需要时间慢慢去验证,去凝固。
艺术理想是一种奉献社会、责任天下的追求与情怀。坚持和坚守艺术理想,就是把个人的艺术追求与这个时代发展进步紧密连接在一起,就是把个人的艺术实践与人民的呼声与命运紧密连接在一起,努力让艺术植根好时代的现实土壤,用艺术服务好人民,努力奉献社会、责任天下,让艺术理想在这个伟大时代发出最绚丽的光芒。
艺术滋养人的气质,温润人的心灵。只要我们每个人都坚持和坚守好艺术理想,不忘初心,在人生漫长的道路上,就能够不断获得精神的滋养与勇气,营造起一方精神家园,为整个国家、整个民族发展汇聚更多的精神力量。
所以,成功与否不在于身外的名和利,而是内化于心的艺术理想和追求,对人类对国家对人民的关怀和大爱。如果我们学习仅仅停留在知识和技能层面,那么你就会很容易陷入紧张疲惫的状态,失去应有的洒脱和自由,如果你把学艺当做一场修行,上升到道德和价值层面,那么它就会超越成功的界限;不急功近利、整天以成功作为目标,有时反而更容易得到成功的垂青。
我们的社会似乎已经形成一种传统:以成败论英雄。我们的教育从小学乃至从幼儿园开始就以简单的成败把学生分层,我们要在学生中做出各种评比。这样的环境下,我们难以从容面对,我们焦虑万分,我们错把平凡当做平庸,错把名利作为成功的标尺。其实,毕业了,告别了校园,感谢家长的养育,找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一面心怀理想,一面脚踏实地,这可能就是每个人的真正成功。
所以,请同学们相信,将来,无论你是在上海还是在外地,无论你是在国内还是国外,无论你成名成家还是工作在平凡的岗位上。上戏,永远都有着那一双关切的目光;上戏,永远都张开双臂,欢迎大家经常回来,回来看红楼前的大草坪、莲花村的四季风景,虹桥舞蹈中心明亮的排练厅,回来重温旧梦!